我应该怎么与这个世界相处?

Author:

去年 9 月,我在荷兰参加了一个中文文化沙龙组织的活动,当时整体分享、讨论的氛围极好。在后半段的提问环节时,有个朋友问了大家一个问题:“生活里我常常被淹没在各种各样的信息里,导致我不断怀疑自己以前做的决定、以及正在做的决定是否是正确的。我应该怎么做,才能坚持自己的选择?或者怎么样才能做出「好的选择」?”

那时我似乎福至心灵,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我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,但是这个答案仿佛只是一个框架、又或者是一幅画,只是处在「心灵语言*」的阶段。但还好借由当时的气氛,我艰难地用语言将答案组织出来了。

当时我没觉得自己的答案多有建设性,但是会议之后至少有两个人过来和我说,我刚才的答案对她们很有帮助。我听后很开心——能够帮助到别人——同时我心里也暗暗记下,这个想法很重要,但还不够成熟、不够逻辑自洽,只是藏在脑海深处的、模糊的一些想法。

但现在,我决定将我脑海里尚且不够清晰,但可以与人分享的内容写下来。而让我产生写下这个想法的契机,是我前段时间读的三本书**,或者说这三本书里提到的想法。这些想法的组合,和我当时在会议上的回答不谋而合。但是借由作者清晰的描述,我似乎也能够将我脑海里的想法描述出来了。我决定借着写这篇文章的机会,希望找到一个答案来回答——我应该怎么与这个世界相处

问题与答案

「我应该怎么与这个世界相处?」这个问题似乎与文章开头提到的问题不同,但实际上是一个问题。

当我们谈论「与这个世界相处」时,「世界」指的是什么呢?

首先是「别人」,即我们的朋友、家人、爱人、同事、陌生人,乃至我们关注的明星和 influencer。各种各样的人对我们的影响是极大的。父母让我们选择的大学专业、朋友升职的信息、明星代言的品牌、关注的大 V 说的某个观点,这些信息无时无刻不在影响我们对世界的看法。如何与这些人(及背后的信息)相处?

其次是「信息」,关注的新闻、读的书、朋友圈里的信息,这些信息是真是假?我应该相信哪些?我应该怎么处理这些信息?

最后,但也是最重要的,就是「自我」,我是一个怎样的人?我想要怎样的生活?我的经历带给我了什么?我为什么生气或者开心?

三个因素及其背后的信息在生活中不断交叉,让我们难以决策,或者在决策之后时常后悔、怀疑自己的决定,到最后难以真正享受当下,享受人生。

但我承认,回答这个问题可能需要一辈子的时间,需要不断地思考、尝试、经历、反思,然后循环,最后也许能够达到某个和自己和解、和世界和解的阶段。

同时,我也认为,这样的探索是可以学习的。通过学习一些思考方式,就好比学习数学公式,当我们遇到具体问题时,运用学到的公式,也许就能够解开问题;在应用的同时对于公式的理解也会越来越深,之后找到问题答案的可能性就越来越高。

我认为,回答「应该怎么与这个世界相处?」这个问题,至少有三个「公式」可以学习和应用:

  • 二分思维与灰度思维
  • 目标与系统
  • 元认知与掌控感

公式一:二分式思维和灰度思维

首先在我们做决策之前,我们需要建立灰度思维,避免二分式思维。

二分式思维(Binary thinking)是指有些人认为问题只存在两个可能的答案——零或一、是或否、正确或错误、正义或邪恶——即使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存在多个,并且依赖于所处的语境中。这种思维常常过度简化复杂的概念、想法以及问题,而忽略了中间的「灰色地带」。而相对的灰度思维(Grey thinking)是指人们更加关注问题的中间地带、在下结论之前尽量多地收集信息和思考(如果所谓的「结论」存在的话)的思维方式。

人们之所以会用二分式思维的方式看世界,其实是在寻求一种「确定性」,即用一种极度简化的视角看世界,能够避免各种事物的复杂性所带来的不确定性。同时也是因为「懒惰」,因为为了理解世界的复杂性,所需要付出的努力是巨大的——需要阅读很多书、见很多人、去很多地方、做很多的思考。

世界上的很多事情,其复杂性都远远超出我们能够理解/控制的范畴,比如城市的管理、人一生的发展、全球疫情下的对策,这些事情背后所存在的问题都不是一两个答案能够回答的;世界上也并不是只有朋友和敌人、我们和他们、东方人与西方人。

这样的思维可能导致什么问题呢?

首先是个人成长将极大受限。 当我们把自己局限在非常少的几个选项中时,我们忽略了许许多多的可能性。比如很多大四的学生问:“我是应该考研还是留学?”问题本身没有问题,但是却忽略了其他的可能性——直接工作、工作后存钱再留学、创业、间隔年、去旅游用稿费养自己,等等。又比如一个人想买相机,问到:“我应不应该花两万块买 xx 型号的相机?拍出来的照片很好看。”与其问是或否,不如给自己多一些选项:A. 买两万元的相机 B. 不买相机,后悔很久 C. 买一万元的相机,用剩下的一万元去旅游。我们常常给自己创造本不应存在的困境,明明是开放题或者多选题,却硬扭成对错题。

其次是无法共情。二分思维下,人们忽视了「人」的复杂性,对人与人之间的细微差别(nuance)视而不见,同时又过度典型化(stereotype)别人。譬如对于认为世界上只有东方人与西方人的人来说,可能所有的「西方人」都是「来自美国的老外」,所有的「东方人」都是东亚的黄皮肤人种。这种对人与人之间的共同与不同的忽略,导致了先天存在的「距离感」,使我们无法与他人共情。很多人用一句「政治正确」,就否定了一些言论,却忽视了背后的故事。

但可能,「ta 们」和我们都一样,拥有各种各样的爱好、喜欢看蠢蠢的动物视频、上课开会也开小差,ta 们都是一个个具体的人。所以当世界上发生战争、灾难时, 我们虽然无法做到百分百的共情,但至少不会落井下石。

那么,我们怎么培养自己的灰度思维,避免二分式思维呢?

首先,多尝试「新的事物」,包括认识新的人、去不同的地方旅行、尝试不同的爱好、参加不同的活动。我们的「体验收藏库」里的藏品越丰富,当新信息进入到我们的生活时,能更容易找到应对的方法。
其次,拥抱不确定性。与其害怕新事物所带来的生活的改变,不如改变看待的角度。比如要去新国家生活了,与其一直担心语言不通、气候不合适、找不到朋友,不如认为这是一个学习新语言、探索新文化的机会。

除此之外,多使用「慢思考」和「条件句」,在下意识地说出「我不同意」、「这是错的」之前,思考一下对方这样说的动机、背景,尝试用条件句去形容对方的处境「在……条件下,如果发生了……,那么……」。常常抱着一个假设去看待事物:对方做出某个行为,可能是有一些我们不了解的背景信息在,或者是因为 ta 成长的环境让 ta 有这样的行为和性格。虽然我们不一定要赞同、跟随,但是不否认其存在的合理性。

也就是说,我们需要意识到,世间万物都是「一万种可能性之一」***。除了看到眼前的,我们不了解的远方还有一万种可能性;除了视线内的两条路,还有未被探足过的一万条道路。

回到文章最开始的问题上,在做决定之前,我们需要用灰度思维看世界,承认事物存在的合理性,并且把视线放到更多的可能性上去。

而接下来我们要做的,就是寻找我们人生的「系统」。

公式二:目标与系统

当我们与世界相处,做出各种各样的决定时,为了做出对自己来说是正确的选择,我们需要知道「对我来说,什么是正确的?」,换句话说,我想要的未来是怎样的?

Scott Adams 在他的书里给了我们一个可能的答案:我们需要抛弃 goals,而选择 system。goals 是指一个个具体的目标,比如我要创办一家公司、我要去英国留学、我要挣一百万;而 system 是指一个立体的、具体的未来,我们暂且称之为「系统」。这个系统不是一个具体的事情或目标,而是一套人生准则和未来想要的生活方式的综合体。

这样使用系统而非目标来看人生的方式,能够让我们避免因为一个失败就否定自己、否定人生的处境,也能够让我们在做决定时有更大的空间做选择。

比如我自己,就是这个思考方式的受益者。

在我想要的生活方式上,我有一套相对完整的系统,简单来说是:1. 拥有相对的自由(金钱和时间)2. 能够实现我的潜能(有机会探索我认为自己擅长的事情) 3. 能够带给我多样性(体验、国家、爱好、…)4. 满足我的好奇心(有时间阅读、做 research) 5. 让我满意的关系(家人、朋友、…)。这个系统处在一个动态平衡之中,即现存的系统能够帮助我在当下做出一些好的决定,同时可能未来会有新的条目加入、旧的条目调整,对此我抱开放的态度。

这个系统是怎么帮助我的呢?比如当我选择工作时,我问自己,我现在的工作选择能够帮助我满足上面所说的某几个条件、同时不违背其他的条件吗?如果答案是「否」,比如即使工资非常高,但是我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,那么也许这就不是我想要的工作。

又比如,当我看到别人很优秀的时候,我可能会觉得嫉妒、难过、想做些什么。但是转念一想,我想要的生活方式,是 ta 现在的生活方式吗?虽然 ta 很成功,但是背后的生活是我想要的吗?这样一想,自己就跳出了卷的风波。

那怎么找到自己的系统呢?说实话,这个问题不好回答,需要讲清楚可能需要另外一篇文章、乃至一本书来解释。我这里先抛出一些工具:想象自己未来五年想要的生活方式(这里可以参考我之前写的文章「我教你怎么美梦成真」);回顾自己人生中开心和不开心的时刻,并分析背后的原因;记日记,做自我分析和记录;找专业人士咨询,比如说教练(不是教你游泳的教练)、心理咨询师。

下一步,当我们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,并且准备、或者已经在朝着目标系统前进,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够让自己走得更快更好?

我给出的答案是,通过建立对自我的「元认知」和「掌控感」,我们是能够走得更快更好。

公式三:元认知与掌控感

当我们意识到世间万物存在的合理性和个体的特殊性,并且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之后,我们应该如何实现自己的目标?

这个答案,在 Scott Adam 的 How to Fail at Almost Everything and Still Win Big 有很好的阐述。

这本书里,除了许多非常落地的建议之外,最重要的,是提供了一种审视自己的全新角度——如果把我们的身体(以及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)看作一个 programmable robot,当我们改变了输入,那么就输出就会改变。

比如你改变自己的饮食,那么你的 happiness level 就能改变;让自己开始做「白日梦」,那么未来就会变得更好。这两者之间不一定是因果关系,但是有由经验证明的相关性。

作者所提出的改变和经验分享,都建立在一个更大的基础之上,那就是对自己的身体和心理的了解和思考,即「元认知」——对自己思维过程的认知——我开心的时候,什么让我开心?我生气的时候,什么让我生气?我为什么有这样的情绪?什么事情发生能让我不生气?

另外一个有趣的角度,那就是与其认为自己是「身体」和「环境」的奴隶,不如认为自己是这两者的主人。前一个想法之下,我们会认为我的情绪、身体健康都是由不可控因素导致的,我们只能接受「身体」和「环境」的摆布。但在后一个想法之下,我们可以把身体看作自己的一部分,我们有能力通过改变饮食结构和习惯、运动方式、看待世界的方式,来改变自己每天注意力的集中状态、每天的能量水平、整体的情绪是否平稳,等等。

我们有能力控制自己身体的表现,而身体的表现会影响自己的行为和决策,从而影响到身边发生的事情。
这个能力也是可学习的,什么样的饮食和运动习惯能让自己每天保持最佳的状态、怎么睡觉可以让自己的坏脾气不再、怎么看待事物能够让自己保持乐观,这些都不是「大神」才具有的能力。

结语

所以,我应该怎么与这个世界相处?

首先我们需要用「灰度思维」看待世界,承认事物存在的合理性,并且用开放的态度看待世界存在的诸多可能性;

其次,建立人生的系统,可以有目标,但单一的目标不能决定人生的成败。人生应当是立体的,是一种生活方式;

最后,我们要相信自己有实现人生系统的能力,很多事情看似无法改变,但是当我们换一个角度思考,我们可以改变任何事物,只是有些我们能改变的程度低、有些程度高。尤其是我们自己的身体——我们是身体的主人,不是奴隶。而当我们改变了自己的身体(饮食、睡眠、大脑活力等等),身边的世界也会开始改变。

三个思维方式,都需要反复的思考、应用,才能让它们融入自己的潜意识中。正如在文章的开头,我之所以花了较多的篇幅来记录我找到答案的过程,是想告诉大家:很多重要的结论、想法,可能不是一瞬间产生,而是经由时间、经历等各种各样输入和输出锤炼之结成的果。所以保持耐心,也是与自己和世界相处的前提之一。

希望我们能够找到自己和世界相处的方法,寻找到自我,以及属于自己的安稳。

*心灵语言:mental language,  即大脑中的语言,和文字语言、口头语言不同,心灵语言可以是声音、画面等各种形式的集合体。

** 三本书:

  • 《学会提问》 Asking the right questions : a guide to critical thinking by M. Neil Browne / Stuart M. Keeley
  • How to Fail at Almost Everything and Still Win Big by Scott Adams
  • Decisive: How to Make Better Decisions by Dan Heath & Chip Heath

*** 《可能性的艺术》,刘瑜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